□本報記者李群雷健
  年終歲尾,徐秀英忙得很。
  2014年12月25日下午,《法制日報》記者見到了這位廣東省清遠市檢察院唯一的女法醫。她正在進行刑事案件的證據審查工作。這樣的工作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每年平均要審查200件。
  一名犯罪嫌疑人在審訊時撞牆死亡。“我當時在解剖中發現,死者頭部的挫裂傷和心髒的輕微病變都不足以致命,而是因刑訊逼供造成全身大面積廣泛軟組織挫傷出血導致的創傷性休克合併急性腎功能衰竭。”徐秀英回憶說,“當時,有人想讓我變通一下,將心臟病確認為嫌疑人的主要死亡原因,但是我堅決回絕了”。最終,實施刑訊逼供的人員被檢察機關依法公訴。
  憑著對法醫工作的熱愛和對法律的忠誠,徐秀英一直堅守在法醫崗位上,守護正義24載。她曾被評為“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檢察機關檢察技術工作先進個人”。
  “自己所學的知識,用得上,用得好,使我找到了職業價值,也盡了自己的一份職責。”徐秀英快人快語、嚴謹周密。
  徐秀英1990年畢業於西安醫科大學法醫學系,先後在新疆石河子檢察分院、昌吉市公安局從事刑事檢察、法醫現場勘驗、法醫學檢驗鑒定工作。她不斷努力探索實踐訴訟案件法醫技術性證據審查機制,參與處置各類突發事件,堅守公平正義底線,為偵查辦案部門、刑事審判機關提供了準確的科學依據。
  為了避免因法醫鑒定審查不嚴導致錯案發生,徐秀英創建了清遠市檢察機關法醫文證審查工作制度,規範了技術性證據審查工作的性質、範圍、程序、操作流程。還撰寫了《技術部門嚴格把好法醫文證審查工作的情況通報》,將自己糾正錯誤鑒定的典型案例作了詳細分析。
  清遠市公安局某看守所內在押犯罪嫌疑人羅某突然死亡。據看守所幹警介紹:死者一周內高燒不退,死前出現黃疸,懷疑死於疾病。經過細心的屍體解剖檢驗,徐秀英對死者右側胸壁大面積皮下淤血,胸骨及肋骨多發性骨折,併發膿胸的形成,大膽公正地作出了鑒定結論。“我認為死者是因胸部遭受鈍性暴力作用,致胸骨、肋骨多發性閉合性骨折終因外傷性膿胸形成,呼吸循環衰竭而死亡。”徐秀英說,“最終,公安機關據此結論進行深入細緻地調查取證,破獲了一起獄內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案”。
  面對一個被鑒定為輕傷的肝挫傷案件,徐秀英半年後審查發現,傷者肝部高密度影與損傷形成機理有矛盾,相互推搡何以致肝臟深部小挫傷呢?經過對傷者拍CT片複查,發現其肝部深處的高密度影仍然存在,與半年前的CT片比較沒有變化。
  “我當時就想:如果是挫傷,早就該平復了,到底是什麼原因呢?”通過進一步的檢查終於確診,發現傷者的肝裡面長了一顆結石,而並非原來鑒定的肝挫傷。
  為了給辦案一線提供準確的信息,徐秀英曾凌晨獨自在太平間解剖屍體;忍著撲鼻的惡臭,在爬滿綠頭蒼蠅且高度腐爛的屍體上測量蛆蟲長度;曾在懷孕期間挺著大肚子,坐車顛簸40多公里第一時間趕到勘驗現場;為了查找煤礦爆炸案的蛛絲馬跡,她曾在烈日炎炎下仔細勘驗一具具燒焦的屍體……在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苦環境中忘我工作,充分表現了一名女法醫超乎尋常的敬業精神。
  採訪即將結束時,記者為這位女法醫的俠骨柔腸深深打動——“記得一次出差後與老公一起回家,看到兩歲的兒子在院子里玩耍,我張開雙臂等待著他撲到我的懷裡,誰知小家伙‘噌噌噌’地跑過來,直接鑽過我的手臂,跑到他爸爸的懷裡去了。”徐秀英說這話時眼角泛著一絲淚光。
  (原標題:忘不了女法醫那絲淚光)
創作者介紹

傳媒

jn35jntzs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